聯繫我們 登入

坐在第二排的許家印(深度好文)

智慧女王 2017-09-29 檢舉

這條路,是效仿先行一步的王健林。買下美國第二大院線AMG後,王健林又把目光瞄向了好萊塢巨頭“傳奇影業”。

但不知什麼原因,許家印放棄了出海這條路。高曉松隨後加盟了阿裡,成為阿裡娛樂戰略委員會主席,負責海外娛樂並購。

2016,是奮進的一年。

歷經一波三折後,王健林掏出200多億,終於把“傳奇影業”收入囊中,這成了中國企業在海外最大的一筆文化並購。

此後,王健林繼續買,收購歐洲最大院線,為西班牙馬競足球俱樂部建新球場。許家印也在買,但不同于王健林向海外佈局,許家印把目標放在了國內的A股市場。

A股的上市公司,只要沾上“恒大”,就立馬大漲。廊坊發展,嘉凱城,國民技術.....

恒大先後入股了幾十家上市公司。在2016年萎靡的股市中,恒大就像一粒偉哥,一吃就堅挺無比。

更妙的是,恒大還創造了保險資金的短炒模式。在5%的舉牌線刹車,利用跟風客的炒作,高位獲利拋出。

這樣的操作,既不違反規則,又能快速獲利。股神巴菲特做不到的事情,恒大做到了。

連番出擊,屢屢得手後,許家印加入了萬科的戰局,花了300多億,買下萬科14%的股份。

不同于前海姚振華是借著股災從低位買進,許家印的買價頗高,其用意,顯然不是炒一波就走。

這一年,最令許家印開心的事,莫過於恒大的名字修改成功了,從“恒大地產集團”改成“中國恒大集團”,用於央企的“中字頭”,罕見的成為一家民企的title。

類比之下,萬達前面掛的是大連。為了這一天,許家印準備了許多年。

20年前的“西樵山會議”,確立了“艱苦創業、無私奉獻、努力拼搏、開拓進取”的恒大精神。

十幾年前,恒大建立了廣州的第一家民企黨委,許家印就任書記。

近幾年,為了讓公司趕上形勢,恒大在內部掀起了打擊官僚主義運動,成立巡視組,僅2016年,就開除52人,降職免職131人。

內部淨化後,才能與潮流接軌。

這一年,許家印的貴人,曾在2008年救過恒大一命的香港富豪鄭裕彤去世,在出殯儀式上,香港大佬雲集,李嘉誠扶靈。但許家印並沒有露面。

那段時間,許家印正忙著評選“國務院扶貧工作最高獎”,他掏出30億,對口扶持貴州大方縣18萬人口穩定脫貧,親自跑到貴州送溫暖。

這是政協牽頭的扶貧項目,許家印情有獨鍾。作為母校武漢科技大學的管理學教授、博士生導師,原本他喜歡被稱作“許教授”。

但2013年在政協任職後,許家印就把新頭銜掛在了前面。由此看來,許家印確實是個老派的人,看重“士農工商”的排序,做生意那麼牛逼,卻更喜歡當“教授”。

但有了政協的任命後,“教授”就無奈放一邊,以國事為重了。真應了那句老話:“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

2017,是收穫的一年。

恒大股價從2月份的不足5港元,漲到28港元,翻了足足好多倍(手指頭數不清楚了)。在股價觸頂的那一刻,許家印超越二馬,成了名符其實的首富。

伴隨著恒大股價的上漲,許家印做了三件大事。

一是宣佈恒大足球轉向,在2020年實現“全華班”。這讓國內那幫跟風買外援的老闆懵逼了,誰不知道恒大拿冠軍,主要是靠“歪果仁”啊。

但隨後足協出臺的新政,讓大家恍然大悟,原來許家印不是睡覺落枕了,而是又一次準確獲悉了風往哪裡吹。

二是把持有的萬科股份,折價賣給了深圳地鐵,為“寶萬大戰”畫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號。這一買一賣,許家印虧了70億,但真虧了嗎?看看第三件大事吧。

第三件大事最重要,中國恒大宣佈引入戰略投資者,已經完成兩輪,引入資金700億,第三輪正在上馬。

擼友們都知道中國聯通800億混改,其實中國恒大的更牛逼,瞧瞧入股名單吧:中信、中融、山東高速......

一幫響噹噹的國企,爭著入股恒大,許家印這步“中字頭”戰略,太到位了。恒大的淨負債率,也從120%降到了60%。

多年來恒大高負債運營,投資者們憂心忡忡,股價一直不漲。引進戰略投資者後,負債大幅下降,搖身變成優質企業,難怪市場搶瘋了。

入股的企業聰明著呢,跟著恒大,吃香喝辣。

恒大股價漲不停,萬達股價卻跌不休。股市不相信眼淚,也不相信闢謠。股價的漲跌,準確反映了王健林和許家印在這一年的處境。

王健林賣掉酒店後,也跑到貴州扶貧了,與當地靈道,一同出席了萬達丹寨扶貧專案的啟動儀式。

也許是錯覺,相比於一年前在“魯豫有約”上的神采奕奕,王健林看上去清瘦了。

在這個容易發胖的時代,瘦一瘦,更健康。

但許家印,已經跑到廈門參加金磚會議了。在新聞LB中,一排排的靈道相繼出現在畫面裡,細心的擼友發現,許家印,在畫面中一掃而過,就坐在靈道身後。

第二排,才是許家印感覺最舒服的位置。

坐在第二排的許家印,沒有發言機會,只能呆呆的聽講。擼友們都有體會,聽講的時間久了,難免會開小差胡思亂想。也許某個時刻,許家印也開了小差,他腦海中想到的是什麼呢?

那個從小失去母親,在貧窮中長大,鄉間流著鼻涕的小毛孩嗎?

那個耽誤了三年終於考上大學,拿著錄取通知書在村子裡歡呼“命運改變”的小夥子嗎?

那個拋下妻兒,隻身跑到深圳,懷揣厚厚的30多頁簡歷,謀到一個業務員工作,雄心勃勃的小青年嗎?

也許他在暗暗嘲笑王健林的大嘴巴:三年前,竟然跑到哈佛亂說話,那是能隨便講的嗎,還是在美國。

當了博導的許教授,怎麼會不知道“溫水煮青蛙”和“溫故知新”,但這麼多年,他吐過那個字了嗎?

用一句老話,這樣的人,“你辦事,我放心!”

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
搶先看最新趣文,請贊下面專頁
X
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
請您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