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繫我們 登入

鬼穀子謀略72計(值得收藏)

大王 2017-08-07 檢舉
一個人,一旦他違背了事物的發展規律去做事,即使一時擁有強大的勢力,也必然會失敗;一個人,如果能遵循事物的發展規律去做事,那麼,即使目前勢單力薄,也能以少勝多。

第八計 計中詭計 
鬼穀子曰:「凡趨合倍反,計有造合,化轉環屬,各有形勢,反復相求,因事為制。」 
世上萬事千變萬化,一個主帥,必須拿出多個計謀去應付不斷變化的情況。

第九計 天地無常 
鬼穀子曰:「天地所變換,既有變換,豈能長久乎?」 
天地之間,理本一貫,沒有不變之天氣,沒有不變之人事,一個人只知一味地相信即成的傳統,而不知道革新,他就必然被時代所淘汰。

第十計 推陳出新 

鬼穀子曰:「曲則全,枉則過,滿則盈,敝則新,少則得,多則惑。」 
新陳代謝是宇宙萬物發展的一個規律,一切的創新,都是在傳統的基礎上創新,沒有對傳統的繼承,就無法談創新。

只有對傳統有了徹底的瞭解,才能對其中的精華和糟粕分清,然後,剔除傳統中的糟粕,將傳統中的精華部分加以發揚光大。

第十一計 高瞻遠矚 
鬼穀子曰:「智用於眾人之所不能知,亦能用於眾人之所不能見。」

眾人不知道的東西,眾人看不見的東西,智者獨能明察秋毫。

第十二計 翻手為背 
鬼穀子曰:「為小無內,為大無外。益損、去就、倍反,藉以陰陽禦其事,陽動而行,陰占而藏,陽動而出,陰隨而入,陽還終始,陰極反陽。」

變是萬物發展的規律,我們只有運用靈活的而不是機械的方法來處理我們面前的事情,才能勝不驕敗不餒。

第十三計 忤合深謀 
鬼穀子曰:「凡趨合倍反,計有適合,化轉環屬,各有形勢,反復相求,因事為制,成於事而合於計謀,與之為主,合於彼而離於此,計謀不兩忠,必有反忤,反於是忤於彼,忤于此反於彼,其術也。

用之天下,必量天下而為之;用之國,必量國而與之;用於家,必量家而與之;用之身,必量身材氣勢而與之。大小進退,其用一也。

古之善背向者,乃協四海,包就桀,然後合于湯,呂尙三就文王,三入殿,而不能有所明,然後合于文王。」

第十四計 暗度陳倉 
鬼穀子曰:「聖人之道陽,愚人之道陰,聖人之制道,在隱與匿。」

聰明的將帥,往往會製造一些假像迷惑敵人,暗地裡卻進行著制敵於死命的行動。

第十五計 一點突破 
鬼穀子曰:「從外制內,事有因,由而隨也。」

我們要想從外部控制別人的內心,就應該懂得:必須抓住事物的關鍵環節,一切問題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第十六計 視微成巨 
鬼穀子曰:「察其事,論萬物,別雌雄,雖非其事,見微知類。」

一個明智的人,能夠根據細微的徵兆,去推知潛在的重大事件。

第十七計 主客互變 
鬼穀子曰:「故為強者積於弱也,為有者積于曲也,有餘者積於不定也,此其道不行也,柔弱勝於剛強,故積弱可以為強。」

較量主客之勢,則有變客為主,變主為客之術也。

第十八計 納叛招降 
鬼穀子曰:「勿堅而拒之,許之則防守,拒之則閉塞。」

一個聰明的主帥,應該有一種雄偉的政治家氣魄,他不拒絕任何一個想要歸附自己的人。

第十九計 應敵而動 
鬼穀子曰:「從而應之,事無不可。」

所謂「應」,是「迫而後動」「不得已而起」,這裡的「應」不是消極的「無抵抗主義」,而是以無為達到無不為的一種方法。

一個人,如果處處爭強好勝,他的體力、精神必定消耗得快,生命不會輕舉妄動,而是不斷的鍛煉自己的體力意志。

一直達到能完全克敵制勝的時候,他才會有行動,也就是說,他不鳴則已,一鳴驚人,不動則已,一動就勢不可擋。

第二十計 三教九流 
鬼穀子曰:「凡度權量能,所以征遠求近,其有隱括,乃可掙,乃可求,乃可用。」

一個人要想幹出一番事業,就必須廣泛的招納各方面的人才。鄭國子產是一個辦公擇而能使的人,公孫諢能知四國。

火而善辯,裨諶、馮簡矛能斷大事,子大叔美而善寫,遇國與國之事,子產問公孫諢,然後與裨諶計議,再讓馮簡矛判斷事情的可行性,一旦事情成功,再讓子大叔寫文來應對賓客。 
第二十一計 散縱連橫 
鬼穀子曰:「用分威散眾之權,以見其兌威。」 
一個聰明之士,能破壞敵人的聯盟關係,從而增強自己的威力。

第二十二計 飛鉗破敵 
鬼穀子曰:「飛鉗篇謂‘立世而制事,必先察同異,別是非之語,見內外之辭,知有無之數,決安危之計,定親疏之事。

然後乃權量之,其有隱括,乃可征,乃可求,乃可用,引鉤箝之辭,飛而箝之,鉤箝之語,其說辭也,乍同乍異,其用或稱財貨琦珠、白玉、采邑以事之。

或量能立勢以鉤之,或伺候見間以箝之,將用之天下,必量權度能,見天時之盛衰!制地形之廣狹,險阻之難易,人民財貨之多少。

諸侯之交,孰親孰疏,孰愛孰憎,心意之慮,懷審其意,知其所好惡,乃說其所望,以飛鉗之辭,鉤其所好,以箝求之。

用之於人,則量智能,權財力,料氣勢,為三樞機以迎之,隨之,以箝合之,以意宜之,此飛鉗之綴也。用於人,則空往而實來。

綴而不失,以究其辭,可箝而從,可箝而橫,可引而東,可引而西,可引而南,可引而北。可引而反,可引而覆。’」 
總之,鬼穀子所謂「飛鉗」,就是立勢制勢,就是運用各種手段,造成一種形勢,使得對方、集團或敵國,不能不受我的脅持與控制,而且不能擺脫,即「綴而不失」。

第二十三計 料敵如神 
鬼穀子曰:「寂然不動,感而遂能天下之敵,能知於知,見於不見。」 
智者往往能透過錯綜複雜的現象,掌握敵人的真正動向。

第二十四計 間不能人 
鬼穀子曰:「籌措萬類之始終,達人心之理,見變化之朕焉。」 
智者往往能從微小的細節中捕捉到重大事情的徵兆,識破敵人的陰謀。

第二十五計 弱可攻強 
鬼穀子曰:「故為強者積於弱也,也有者積于曲也,有餘者積於不定也,此其道術行也,柔勝於剛強,故積弱可以為強。」 
弱與強,都是相對而言,在一定的情況下,弱也可以攻強,並能獲得勝利。

第二十六計 無中生有 
鬼穀子曰:「神道混沌為一,以變論萬義類,說義無窮」。 
儘管天道混混沌沌,君主或將帥也可以由此去推論出世上萬物變化的道理,解說無窮無盡的奧秘。

第二十七計 空中樓閣 
鬼穀子曰:「飾言者,假之也,假之者,益損也。」 
明智之士,他善於利用言詞,去構築一個烏托邦的世界,調動己方人的積極性,引誘敵人上鉤。在這裡他要努力運用三寸不爛之舌,將自己陳述的東西說得無比美好,具有強烈的誘惑力。

第二十八計 帶兵帶心 
鬼穀子曰:「攝心者,人系其心於己。」 
帶兵,必須要以帶心為最高的原則,必須使每個人心裡服從。

第二十九計 一石二鳥 
鬼穀子曰:「或因此,或因彼;或以事上,或以敵下。」 
一個計謀能夠收到多種效果為佳。

第三十計 四兩千斤 
鬼穀子曰:「何謂量權?曰:度于大小,謀於眾寡」。 
一個統帥或者將領,應該知己知彼。這樣,他就能以「四兩」之力巧勝「千斤之力。

第三十一計 萬金間敵 
鬼穀子曰:「事皆有內捷,索使本捷或結以財貨,或結以采邑。」 
以厚金去進行活動,往往能收到戰場上得不到的結果。

第三十二計 制人行權 
鬼穀子曰:「事貴制人,而不貴見制於人;治人者,握權也,見制人者,制命也;道貴制人,不貴制於人也;制人者握權,制於人者失命。」

所謂握權者,知權變;,握其機而應之,使與國家示於我,而為我助,不為他國所爭,制人而不見制于人,全在主動行權,一人被動,整個事情都將被弄糟。

第三十三計 謀泄無功 
鬼穀子曰:「欲說者務隱度,計事者務循順」。 
一個將帥或者統領,要想取得對作戰的勝利,必須得嚴守秘密。

第三十四計 怒傾帝王 
鬼穀子曰:「其摩者,有以平,有以正,有以喜,有以怒,怒者,動也。」 
明智之士,不僅能以言語說動諸侯,而且能以激怒帝王的方式,使帝王為他的言詞而感動。

第三十五計 萬年大計 
鬼穀子曰:「遠而可知者,反往以驗來。」 
一個智者,他的目光遠大,不會因小失大,貪圖近利而損名聲。真正的才略絕不是貪近利而忽略大計遠略的小聰明,而是既要面面關顧,又能大刀闊斧的興利除弊,既老謀深算,又能不拘於習慣形式。

第三十六計 無形之勢 
鬼穀子曰:「勢者,利害之決,權變之威,勢敗者,不以神肅察也。」 
時勢,對於一個統帥或者將領來說是很重要的,他應該在眾人都未留意的時候,悄悄的行動,然後等待時機,一鳴驚人。

第三十七計 不戰為勇 
鬼穀子曰:「主兵日勝者,常戰於不爭不費,而民不知所以服,不知所以畏,而天下比之,神明也。」 
賢達之士,往往能夠在不消耗軍費,不打仗的情況下,就能使敵人罷兵求和。這樣的人,人們常常將他比作「神明」。

第三十八計 霸者之資 
鬼穀子曰:「諸侯相抵,不可勝數,當此之時,能抵為右。」 
一旦國家生死存亡之際,那些出類拔萃者,就應當挺身而出,抓緊時機去建立一番霸業。

第三十九計 無百年敵 
鬼穀子曰:「世無常貴,事無常師,反於是,杵於彼,其術也。」 
世事變換無窮,今天的朋友可能就是明天的敵人,今天的敵人,也可能明天就會成為我們的朋友。

第四十計 降人引路 
鬼穀子曰:「情合者聽,故物歸類,抱薪趨火,燥者易燃,平地注水,濕者先濡,此物類相應,手勢譬猶是也。此言內符之應外摩也如是。」 
一個將軍或者統帥,他要說服利用別人的將卒,必然要投其所好,使其對自己有一種感恩的心理。

第四十一計 招賢攉奇 
鬼穀子曰:「計謀之用,公不如私,私不如結,結而無隙者也。」 
結法的種類很多,有內結、外結、生結、死結等。張良友項伯,這是「內結」,張儀、蘇秦的合縱連橫法,這是「外結」,以德服人,以惠懷人,為民某副,為國圖利,這是「生結」,褒揚死者,撫慰死者親屬,這是「死結」。

第四十二計 推己及人 
鬼穀子曰:「無以人之近所不欲,而強之於人,無以人之所不知,而教之於人。」 
不要拿別人不想要的東西,來強迫人家接受,不要拿別人不瞭解的事去說教別人。

第四十三計 反有所得 
鬼穀子曰:「欲強反劍,欲高反下,欲取反予,此言反聽之道,有以致誘之。」 
相反的事物,不僅相生相成,並且本身就包含有對方的因素在內,有些事情,表面上看來對自己無益,而事實上卻給自己帶來很大的好處。

第四十四計 退避觀戰 
鬼穀子曰:「郤無極大,禦無強大,則背可脅而並。」 
退避可以觀變,強弱是可以互相轉化的。

第四十五計 脫困之法 
鬼穀子曰:「中經,謂振窮趨急。」

鬼穀子《中經》講的就是如何解救處於困難,有急難者,一個有大志的人,不論遭遇到什麼環境,他都能堅持自己的信念,為了脫困,他能受世人不能受之苦,償世人不能償之味,只有這樣他才能幹出一番事業來。

第四十六計 以靜制動 
鬼穀子曰:「天下之牝,常以靜勝牝,牝【pin】以靜為下。」 
環境總是有變動的,人事總是有紛爭的,在紛擾的世事中,只要持一顆平靜的心去對待,才不會陷入神智迷亂的境界。

第四十七計 千金買馬 
鬼穀子曰:「用賞貴信,古之善摩者,如操鉤而臨深淵,餌而投之必得魚焉。」 
一個君主,他應該有一種良好的德行,只有這樣,才能招募到賢能之士。

第四十八計 兼弱攻味 
鬼穀子曰:「其摩者,有以平,有以正,有以喜,有以怒,有以名,有以行,有以謙,有以信,有以利,有以卑。

平者,靜也,正者,直也,喜者,悅也,怒者,動也,名者,發也,行者,成也,謙者,潔也,信者,明也,利者,求也,卑者,諂也。」 
聰明的人,應該懂得利用他人的弱點去攻擊他。

第四十九計 錄功遺過 
鬼穀子曰:「是故智者不用其短,而用與人之所長,智者其所拙,而用愚人之所工,故不困也。」 
聰明的君主對待臣子,應該寬宏大量,多記他們的功勞,少記他們的過失,這樣臣子往往會因感激而以身相報。
第五十計 下詔求賢 
鬼穀子曰:「故聖人以無為待有德,言察辭,合浴室。」 
聖明之人,應該想方設法去收攬人才。

第五十一計 身後之計 
鬼穀子曰:「綴去者,謂綴己之系言,使有餘思也。」 
賢達之士,即使離開了人世,人們也往往深情的思念他。

第五十二計 退兵制兵 
鬼穀子曰:「有退兵之術,有制兵之法,入軍不被甲兵。」 
只因心常清靜,施德行善,雖隻身而入,主帥親其賢軍,住卒親其德,敬畏之不暇,豈有加害者乎?有生死之機,動靜之際,有出入之竅,制之者,無處不是生我之門。

縱之者,無處不是死我之地;其所出入內外,全無死地。譬如,陸行不遇凶虎,此正是無死地之驗也。非有遠獸之法,非有禁獸之術,不可。

第五十三計 大賢無敵 
鬼穀子曰:「善變者審知地勢,乃通於天,以化四時,使鬼神。」 
賢能之士,能詳盡審視地理環境,上能精通天文天象,能夠隨著四季的變化,役使天下之物。

第五十四計 攻國攻敵 
鬼穀子曰:「制人者握權也。」 
在鬼穀子看來,在攻打敵國時,還要向敵國之容納發起進攻。

第五十五計 兩力均衡 
鬼穀子曰:「少則可以得眾,故積不足可以為有餘。」 
世上萬物,既對立又同一。

第五十六計 以隱為顯 
鬼穀子曰:「用人之道,用之必隱,有先王之道,聖智之謀非揣情隱匿,無所索之,此謀之大本也。」 
聰明之士,往往不會到處張揚自己的長處,而是處處讓人。

第五十七計 伏間制勝 
鬼穀子曰:「熊之捕擊,必先伏而後動,將欲動變,必先養志,伏意以視間。」 
聰明之士,不僅善於在戰場上用兵,而且善於用埋伏下的人員去爭取勝利。

第五十八計 矯枉過正 
鬼穀子曰:「聖人見萌芽覷隙,則抵之以法,世可以治,則抵而塞之,不可治,則抵而得之。」 
一個聰慧之士,一旦國家政治出現了危機時,他就要用國法來挽救,如果情況特別危險,他就必須用嚴酷的刑法來處理紛變的人事。

第五十九計 強而避之 
鬼穀子曰:「古之善用天下者,必量天下之權,量權不審,不知強弱輕重之稱。」 
賢明之士應該對強弱之分有一個清楚的瞭解,懂得避強就弱。

第六十計 誘敵之誘 
鬼穀子曰:「聖人所誘,愚智之事皆不疑。」

聖人誘愚,則閉藏之,誘智,則撥之以情。

第六十一計 間接觀察 
鬼穀子曰:「審定有無,以其實虛,隨其嗜欲,以見其志意。」 
想考察一個人的虛實,我們往往從他平時流露出來的嗜好和性情去判斷。

第六十二計 養虎為患 
鬼穀子曰:「故勝者鬥其攻勢,苟進而不知退,弱者聞衷其負,見其傷,則強大力倍,死而是也。」 
勝利者如果為了一時的勝利沖昏了頭腦,只知道炫耀自己的成功,頭腦,只知道炫耀自己的成功,而不懂得繼續追擊敵人。

則一定會給自己帶來禍害,弱小者與一旦從打擊中清醒過來,發奮圖強,他的力量就得到空前的壯大。

第六十三計 主觀大害 
鬼穀子曰:「合而不結者,陽親而陰疏,事有不合者,聖人不為謀也。」 
有些事情,表面上看來,似乎辦的很順利,而實際卻恰恰相反,這就要求賢達之士避免犯「主觀大害」的錯誤,深入生活,調查研究,瞭解真情,否則,只從主觀意願出發,必然害人害己。

第六十四計 欲將取之 
鬼穀子曰:「以象動之,以報其心,見其情,隨而牧之。」 
我們想要從對方那裡占取什麼,就必須先給予一些,只有這樣,我們的目的才能達到。

第六十五計 善用敵人 
鬼穀子曰:「古之善摩者,如操鉤而臨深淵,餌而投之必得魚焉。」 
在戰爭中,一個君主或統帥,不僅要能任用己方的賢才,而且也要利用敵人內部的矛盾,使敵人中的一些人為他所用。

第六十六計 孤掌難鳴 
鬼穀子曰:「出無間,入無聯,獨來獨往,莫之能止」 
人多不一定恩那個獲勝,孤掌也發出聲音,只要真理在我們手上,我們就將無敵於天下。

第六十七計 利害相關 
鬼穀子曰:「引鉤箝之辭,飛而箝之,其用或稱財貨、琦瑋、珠玉、避白、采邑以事之,或量能立勢以鉤之。」 
要使對方聽你的話,你就必須要給他指明利害之道。

第六十八計 製造敵人 
鬼穀子曰:「鬥郤者,鬥強也。」 
所謂敵人,即指一種對自己持敵意的力量,人如果沒有敵對的力量,就不會「相反相成」,事業上你必須有一個假想敵,未來打敗這個假想敵,你才會不斷的努力,上進。【對手是你走向成功的另一支手。】

第六十九計 以敵為師 
鬼穀子曰:「效之於人,驗去亂之前,吾歸於誠已」 
一個眼光遠大、胸懷大志的統帥,不僅以先賢為師,有時,還要善於向敵人學習。

第七十計 耳食傳謠 
鬼穀子曰:「金門空物,眾口能爍之,則以眾口有私曲故也。」 
世多耳食之流,如聞群有譽甲者,則以甲為偶像,甲之一言一行,皆以為然,而不去深究甲言與行之真實,譽其者也許對甲並不完全瞭解,而聞者更是以訛傳訛。

第七十一計 潛人核心 
鬼穀子曰:「威肅內盛,推間而行之,則勢散。」 
一個智者,善於抓住戰機,派遣人員潛入敵人心臟,往往能取得意想不到的勝利。

第七十二計 修成正果 
鬼穀子曰:「真人者,與天為一,而知之者,內修煉而知之,謂之聖人。」 
人,經過長時間的修煉,才能與「道」相合,達到這種境界的人,叫做「真人」。在鬼穀子看來,人生在天地之間,誕生時的天性並沒有很大的差別,只是在誕生以後,才隨著各自所處的環境不同,而變化成不同性格的人。

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
搶先看最新趣文,請贊下面專頁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
X
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
請您使用真實的聯繫方式。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
歡享網WeChat服務號 歡享網Line服務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