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明珠:被認可與尊重不是錢能換來的

彦鑫蕊 2017-01-12 檢舉

大家好,我很高興站在這裡和大家來分享。可以驕傲地說,格力電器是一個專業化的企業,是一個隻做空調的企業。能夠在20年的時間裡,從2000萬做到1000億,從2萬台做到4000萬台,這樣的成績到底是來自於哪裡?不是我一個人,而是我們所有的員工。

普通員工也要對企業負責

我應聘到格力電器的時候,是去做個業務人員,說實在話,那時空調是什麼東西我都不懂。但是我去的時候,遇到一個很大的難題,我們上一任的一個業務人員,留下了一筆四十多萬的債務。很多人也都說,董明珠你別去追了,這跟你沒有關係。那我後來講,我是格力的員工,我今天接替了他的位子,我就要對企業負責任。

這一筆債我追了四十多天,天天堵在債主的門口,他到哪我就跟到哪去問他要,最後那一天的時候他終於同意了,他說你來拿貨吧,我把貨給你,後來我說好。結果到那時他又不見了,我就特別生氣,於是找了他們手下的員工,動之以情,曉之以禮,讓他們能夠理解我:如果我們兩個企業換過來,你們會怎麼樣?他們聽了很感動,說明天老總一到,就偷偷地通知你。

第二天那個老總到的時候,我就堵在那兒。當時我的心情很激動,我就自己去搬,那個空調很重,但是我不管,就是拖也要把它往車上拖。結果我把它拖完以後,我上了車還怕他把貨追下來,把我車子攔下來。等我車子發動的那一瞬間,我就跟他說:“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再和你做生意!”也就是那個時刻,我真的是流眼淚了,我哭了,因為追債太困難了。

很多人對這件事不理解,這不是你個人的東西,你幹嘛這麼較勁?

我覺得作為一個人,一定要有做人的原則,就是要對別人負責任,你是這個企業的員工,你要對你的企業負責任。我回來以後,大家說,董明珠你回來當部長吧。當時我是業務員,最高時可以拿到一百幾十萬,而我們那兒的總經理才能拿幾萬,所以我覺得就從這個數字來看,我覺得還是當業務人員好,我不想回來當部長。

權力是用來謀公的,不能謀私

一個人再有能力,如果企業真的垮掉了,你還能存在嗎?回來做了部長以後,我用兩個例子來說明對自己狠一點的好處在哪裡。

一個是當時我們那個時候銷售還有淡旺季,到了旺季大家都來催貨,經銷商找到我的哥哥說:“你幫我拿一百萬的貨,我可以給你兩三萬塊錢,這個提成給你。”我哥哥也很高興,打了個電話給我說,明珠我明天想到珠海來。

我說你來幹什麼?他說要來拿貨。我說你又不是經銷商,你來拿什麼貨啊?他說有好處給我啊,拿一百萬可以給兩三萬塊錢。當時我一聽我就把電話掛了,說你不要來。

然後我馬上打電話給經銷商,問他是不是通過我哥哥要貨呢?他說是啊是啊,他也很高興,因為覺得接上頭了。但是我給了他一句話,說現在開始通知你停你的貨了。

他就覺得不可理解,因為你格力廠沒有任何損失,而且通過你哥哥拿到貨,你哥哥也能得到好處,公私都有好處,你為什麼不幹呢?他想來想去想不明白,跑去找我哥哥說,你這個妹妹是不是你親妹妹啊?我哥哥也不理解,他說,姐你手上有這個權力,又不讓你違法,你就為我們家裡做一點點事,讓我們有一點點發財的機會,你為什麼不給?我跟我哥講,一個人擁有權力的時候,這個權利不是為自己和家人服務的。

半個月後,那個經銷商寫了個保證書給我,說絕不再找我哥哥了。那一年格力跟他做了七千多萬,如果按照那個百分之二比例提成,我哥哥當年就可以拿到一百幾十萬的。但是你要知道,我哥哥是發財了,但所有的商家將如何看格力電器?他們以後還用心去做市場嗎?他唯一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天天找格力電器去勾兌關係。

管理團隊要在自律的基礎上嚴要求

第二個狠的例子又是什麼呢?我不僅說對自己要求嚴,回來當部長後我才發現,公司裡面有那麼多的問題。到了旺季,不要說這些開票的人有權力,連我們的搬運工都有權力,你想先上貨嗎,你先送給我一箱水。甚至於發展到後面,你肯定要送點好處給人家,誰給我好處多我就給誰先發貨,這是公司面臨最嚴重的問題。你們可以想想當時,這樣的一個狀態,這個企業還能不能有生命力?

很多企業請成龍代言以後,為什麼垮掉了?不是因為成龍代言垮掉的,我認為那個企業最起碼的,它沒有完整的制度。所以有人說,董姐以前非常好說話,怎麼回來當了部長搖身一變,對我們這麼厲害。厲害到什麼程度,我們所有的女性是不准戴耳環、戒指,不可以留長頭髮,要是長頭髮必須盤起來,否則不可以上班。

大家很奇怪,你董明珠是什麼理由要這樣做?因為我當時在一盤散沙的條件下,要讓他們有一種集體的觀念,所以首先從行為上來約束他們。我當時立馬做了一個規定,上班不准吃東西,不准竊竊私耳,不准互相交流講話。如果沒有事,你唯一幹的就是你給我看書。我們的內勤人員就覺得這只是說說而已嘛。

有一天我從別的辦公室走到內勤辦公室後,大概只有五秒鐘的時間,我們下班鈴聲就響了。但是在這五秒響之前,我看到我們手下的這些員工在吃東西。當時我就罰了他們的款,然後他們又找了一個理由說,我們也沒有辦法,是某某人帶來給我們吃的,你要罰不能罰我們。我說那更好,那你們就罰五十他就罰一百。我們那個罰一百塊的員工,家庭條件是非常困難的。那時我們的工資才多少呢,在家做後勤只有八百塊錢一個月,罰一百塊錢,對他來說是很大的一個數字。

下班以後,我從我的口袋裡拿了一百塊錢給他,並告訴他說那罰款跟這一百塊錢不是一回事。那個款已經上交了,這是我給你的一百塊錢,是因為你家庭困難,我給了你這一百塊錢,但不等於是把這一百塊錢的罰款還給你。通過這樣的處罰,讓公司裡員工意識到了我們應該什麼遵守制度。

2001年,我當了總經理,當時我覺得出現了一個很奇怪的現象,我們格力電器也出現了罷工現象。大家在開會的時候說,現在的員工太難管,現在的員工太刁蠻。但是後來我看了我說不是,員工是很可愛的,他沒有權力他是被動的。而我們的幹部是風,風往哪裡吹草就會往哪邊倒。這時我覺得,如果出現這麼多的不好的現象,原因來自於哪裡,來自于我們幹部隊伍出了問題。我當了總經理那一年,做了第一件大事就是整頓幹部作風。

很多人都說董明珠管營銷很厲害,當總經理能不能管得到我們啊?但是那次幹部作風整頓會議以後,他們說董明珠太厲害了,但是希望你光打雷不要下雨,過去的就過去了,從現在開始嚴格要求行不行啊。那我說不行,因為你們侵吞了企業國有資產,利用手上的權力得到你們自己的個人利益,傷害了企業利益,傷害了其他員工的感情,這是絕對不允許的。對幹部做了整頓以後,要知道更多的情況,得聽我們真正一線工人的聲音。

我當時想了個辦法,我就發現總經理信箱,都擺在廠長辦公室的門口,那誰還敢投訴呢?因為當你投了一個東西進去以後,如果總經理找這個廠長談話,廠長肯定就知道是這個人投的,那這個人很可能就被炒掉了,所以沒人敢投訴。

我怎麼辦呢?我就把我們的食堂、廁所,反正看不見的角落,全部都掛上總經理的信箱。我們最高的時候,收過七百多封員工寫給總經理的投訴信。我們根據這七百多封投訴信,找出我們的差距,找出我們的問題,從而練就了一個優秀的幹部隊伍。

被認可與尊重不是錢能換來的

我覺得這些都屬於我們講的所謂的一個“狠”字,在這個過程中,你一定為難的不是別人,為難的是自己,是自已這個團隊。我覺得我為格力電器工作22年所付出的是值得的。

今天我走到全世界,甚至這次走到臺灣的時候,我在過安檢的時候,一個安檢員就認出了我,他說你是董明珠?我就笑了笑。格力空調已經與董明珠的名字聯繫在一起,你說這種尊重用錢能買得來嗎?買不來。

一個人的人生價值一定要有追求,不要光考慮眼前的利益,或者不要為錢而活。人生最大的價值,不是在於你多麼富有,而是你回頭看的時候,問心無愧,那才是真正的價值。

我曾經在很多場合演講時說過,別人通過奮鬥最後都獲得了財富,現在已經是多少多少億的身價,但是我沒有,但我同樣覺得我很幸福。因為我造就培養了千千萬萬的千萬富翁、億萬富翁,我覺得我的價值就在於得到了社會的認可。

記得我12歲上學的時候,我們班的輔導員說今天大家一定要去游泳。我覺得自己很難看,很醜,所以不願意去。後來老師就做了我很多思想工作,說你個子這麼高,你為什麼不能去,就是他這句話激發了我,我說去就去。當時老師說給我挑3個能夠橫渡長江的教練教我游泳。

這3個教練見到水,就像回到家一樣,他們在我面前杵了個棍子,說讓我先順著棍子倒在水裡等,等他們遊一圈回來再教我。恰恰就在他們遊一圈的時間,我差點死掉。當時那水大概就這麼深,因為在河邊上,當你倒進去根本就起不來,後來有一幫剛學會游泳的人看見了,他們過來把我抓起來了。經歷過這個,大家可能會說我再也不游泳了,但是後來我就琢磨了一下,我一定要學會游泳,如果我不會游泳,有一天同樣還會被淹死。

第三個我覺得我最感動的跟“狠”沒有關係的,我的兒子從小學到大學畢業,我從來沒有到學校接過他一次。有一次我從他校門口走時候,看到他正好放學,我開了車,真的想停下來接他。後來我想一想,一定要讓他自己走回家去,所以我沒有接他。那天其實兒子很晚才回來,我就問他路上幹什麼去了?

他就告訴我說,他在那等車,因為有空調的車是兩塊錢,沒有空調的車是一塊錢,他為了等那一塊錢的車,等了有半個小時。那你說我們是不是缺這一塊錢呢?不缺。但是我覺得對孩子也一樣的。所謂的狠一點,就是讓他能夠培養一種艱苦奮鬥的精神。

兒子跟我講了一句話,媽媽您能從零開始,他說我也可以。他自己在外面給別人打工,一個月就掙五千塊錢,但是他幹得很開心,很快樂。就這點來講,我很欣慰。我想借這個機會講一點,只有通過經歷與奮鬥,當你回味的時候,才覺得你的人生價值是有意義的。

您可能會喜歡
X
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