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讓淺薄的人更淺薄,讓深刻的人更深刻

彦鑫蕊 2017-01-11 檢舉

我們的生命、生活和事業正是這樣: 那些看上去離你很近的東西,其實非常虛幻。你往往不知道自己在注意什麼,到底想要得到什麼。這就是我們所處的現實世界。

人一生追求的,不是長度和寬度,而是深度

我們每個人的生命都是一條河流。我們總是有太多的選擇,關注太多的事情,以至於我們生命的寬度顯得很寬。 世界上發生的事情你無所不知、無所不曉,每個人都在談論特朗普、馬斯克和鮑勃迪倫,但很多人忘了“我是誰”。我們的生命變得越來越淺薄而沒有深度。

可是,人的一生追求的不是長度和寬度,恰恰是深度——在有限的時間之內到底做了什麼樣的事情,為自己帶來了什麼,為家人帶來了什麼,為這個世界帶來了什麼。

追求人生的深度,也有兩個重要的前提條件。 第一,要能夠控制住自己,第二,要能夠保持獨立和自由。如果沒有自我控制的能力,或者不能保證自由獨立的追求,人生的“深度”也將無從談起。

喬布斯說過一句話,至今讓人印象深刻: 記住你即將死去。我們都知道自己是哪天出生的,但沒有任何人能預料到你哪天會離開這個世界。

追求你的夢想,這個夢想再卑微都沒有關係

讓生命精彩的第一個前提條件,就是在有理性的範圍之內盡可能自律,不要做傷害自己的事情。第二個條件就是要盡可能地保持一個相對獨立、自由的身份,不盲從。前兩天我到矽谷走了一趟,感覺現在的矽谷特別庸俗。前幾年的矽谷到處都是“.com”,現在都變成了“.ai”,說明矽谷也是一個跟風的地方。如果你是一個獨立個體,如果你是一心一意想把自己的一生過得更加好的人,保持獨立的追求就非常重要。

人的一生永遠是需要有夢想的,你應該知道你未來想要追求的是什麼。曼德拉一輩子的追求就是要解放南非黑人、消弭種族隔閡,他為這個目標努力了幾十年。 27 年他在監獄待著,最後他完成了使命。

夢想和目標,決定著一個人的方向。 我從來沒有一輩子的目標,但是我短期目標一直存在。 16 歲我的目標是自己必須上大學, 22 歲我的目標是必須留在北大當老師, 28 歲時我的目標是一定要到美國讀書。這些目標鞭策著我,從來不敢放鬆半步。

不必把目標神聖化。當每一個階段性目標實現以後,當你衣食無憂的時候,你的人生自然就崇高起來。有句話說得好, “錢讓淺薄的人更淺薄,讓深刻的人更深刻”。所以,不要在窮的時候假裝崇高。等你有錢了,就能區分出你是不是真的崇高。 

大家都知道,在《中國合夥人》電影裡,黃曉明演的成東青就是我。為此我一直深受恥辱,因為黃曉明太帥了,應該是黃渤演我更合適。成東青被美國大使館拒簽,從大使館出去後在院子裡大喊“美國人民需要我”。我看後覺得特別憋屈,因為我從來沒有這麼賤過,我喊的是“我需要美國”。

這其實再次證明一件事情,你所有的經歷對你的生命是有好處的,我們之所以覺得老天爺不公平,但你應該想清楚的是, 那些讓你過不去的東西,最終都是為你生命服務的。

我最怕遇到兩種人,第一種人,生命平淡如水,沒有一點波瀾,不足以證明你在這個世界上存在;第二種人是愛抱怨的人。 因為沒有解決方案,他的抱怨久而久之就變成對周圍的仇恨,這樣的人也是比較可怕的。

追求你的夢想,這個夢想再卑微都沒關係。新東方 20 周年時我曾舉過一個例子,人民大會堂對於我來說經歷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我讀書時騎自行車經過那裡,當時有警察站崗,永遠不讓任何人進去。我當時想,有一天我走進人民大會堂去看看就行了。到了 1986 年前後,人民大會堂開放參觀,我排了三個半小時的隊,走進人民大會堂一個一個廳看了一遍;過了十年以後我被選為全國政協委員,我就坐在裡面聽著國家領導人的講話。

到了新東方 20 周年,我自己設計了一個環節,要在舞臺上講話,最後變成我在人民大會堂講話。

我想用這個小例子告訴大家, 你可以設計你的生命。如果你生命中沒有哪怕是卑微的夢想,那將是一種悲哀。

踩對人生的關鍵點,敢於選擇第一步才能進入第二步

人生一輩子會有很多決策的錯誤,但你總有一些點上要踩對,在關鍵點上踩對就好。我覺得人生關鍵點踩對, 第一是婚姻問題必須踩對,我就不告訴你們我有沒有踩對了,說起來滿眼都是辛酸淚。第二,最關鍵的是事業要踩對;第三,交友要踩對;第四, 50 歲以上的人生道路要踩對。這四件事情如果踩對了,基本上一輩子就會比較不錯。我也有踩錯的地方,但總體來說還算好。

我還有一句話:其實人生就是在充滿了艱難險阻的道路上一路前行。大家知道滑雪最大的角度是 35 度,前年冬天有次滑雪的時候,我從一個 30 多度的坡上高速沖下去,拐彎沒拐好,摔倒了,我整個腳踝被扭斷,在病床上每天吃安眠藥,吃了三個月疼痛才消失。

今年我去日本北海道二世古滑雪,去了以後我坐在那兒整整 15 分鐘,根本不敢下去,兩年前的一瞬間把腳扭斷的感覺還完全在心中。但是我知道,如果這個坡不下去,這輩子我就不要再滑雪了。猶豫了 15 分鐘後,咬了咬牙,心想,老子頂多再摔斷另外一條腿,但這一次非要下去不可。結果滑下去以後發現自己還活著,什麼事兒都沒發生,於是對滑雪的恐懼一下子就克服了。

我們一生要做很多選擇,第一步總是最難的。有人告訴我,俞老師,我根本不敢邁出第一步,因為我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其實我很理解他。就像我剛開始做新東方只有 13 個學生的時候,我根本不知道後面會發生什麼是一樣的。但是事實就是,第二步一定是隱藏在第一步的後面,如果你不邁出第一步,你的第二步怎麼能看見呢? 你必須克服恐懼、做出選擇。

當你老了,回顧一生,你會興奮嗎?人一生的追求就在於你回想你做過的每件事帶給你的幸福感和興奮感。就像你找一個女人或者男人過一輩子,如果他讓你沒有興奮感和幸福感,你怎麼會用一輩子的時間來愛他呢?當你面對選擇的時候,哪一個選擇會讓你感到興奮?

生命就是這樣,敢於選擇第一步才能進入第二步,才能進入第三步,就算一無所有,又怕什麼呢? 只要是你自己的選擇,生命就沒有後悔。生命真正的後悔來自于你從來不選擇,或者不做主動的選擇。

新東方上市以後,當初幾個沒有選擇回國一起創辦新東方的老同學,在聚會的時候告訴我,說老俞,想當初沒有跟你回去,現在非常後悔。我說,這個世界上有“想當初”嗎?

X
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