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女人都不想當好姑娘,只想當妖精了?

彦鑫蕊 2017-01-11 檢舉

每個男人心裡都有一隻女妖精,

這種妖豔賤貨真是令人愛不釋手:

想【啪☆啪】啪,秒變人形——範冰冰的臉,36D的胸,1米2大長腿,隨心所欲。

想玩刺激?她陪你人獸大戰;
想玩陽春白雪?她陪你紅袖添香;
啥?你只想做一個安靜的美男子?

咻——變回一團毛茸茸的小畜生,絨毛柔順,鼻息輕微,可當暖手爐,可當陪伴娃,可當擦腳布,可長可短,任君搓揉。

小時候一直不解:妖精為啥獨愛書生?

妖精姐姐們隨便哪一個,不是放床上活好,帶出去長臉?

琴棋書畫在行,呼風喚雨我能,這一雙陽春指,連洗手做羹湯也碾壓凡人。

但除了妲己,妖精基本都和書生好了。(妲己去迷惑王上,也是奉旨而去,為了完成任務)

書生那麼窮……

那麼弱……

勉強算潛力股吧!

按套路,書生考上狀元榜眼的機率比較大。但考上後橫刀奪愛的也多——考上狀元,自有皇帝宰相的女兒來愛。

而且,還有一大波和尚、道士,吵著嚷著要 “斬妖除魔”。

好好的女妖精,幹嘛放著陽關道不走,非要走一條多舛的情路?

長大後,有了更深的覺悟:妖精之所以看好書生,是因為愛的要求太——高。

書生,尤其是沒發達的書生,往往集合妖精對於靈魂之愛和肉體之愛的雙重要求,能全方位滿足其身與心,靈與肉的需求。

直白點就是:床下三觀和諧,床上生活和諧。

書生雖然沒錢沒權,看著挺屌絲,卻有一樣最可愛:

自己都吃不飽,卻憂國憂民,身負治國經世之才,胸懷匹夫有責的使命感。

雖然未必人人達到屈原李杜的境界,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從小飽讀詩書,這種骨氣是有的。

破衣襤褸,有這股子氣節撐著,也意氣飛揚——氣質好。何況十幾歲,二十幾歲最好的年紀,如奇花初胎,乳虎嘯谷,個個信心滿滿:

別看哥現在窮,下個馬雲就是哥!

有這種自信,再平淡的五官都會閃閃發光,怎不讓妖精姑娘們,于千萬的人中,一眼相中?

妖精識貨,識貨還敢愛。

平民家的女兒,求的是衣食無憂,她們擇偶,比起郎君的人才,更看重家裡的錢財:有幾分薄田?有兩間瓦房?

沒辦法,先求溫飽。

長的頭臉整齊的姑娘,指望借著婚姻,能高攀進上一個階層。哪怕是給老頭做小,病號沖喜,哪輪到她挑三揀四?

還有一路和妖精相似的族群:

同樣有好容貌,好才情——妓女,可是她們身世飄零,是等著被贖身的弱者,做不了自己命運的主。

大小姐、公主們看著強大,其實是金絲籠裡的雲雀,打開籠子都不會飛。她們的婚姻,看著光鮮,其實只是權勢的聯姻,是用來牽制權勢、和親平亂的砝碼。

所以,只有妖精,是真正的實力派大女人。

她們不缺錢。

手指頭一點,磚瓦石頭都能變金塊,荒墳就能變廣廈,完全不需要指著婚姻,換安穩富貴的生活。

她不需要別人救贖。

她本就是山裡的精靈,餐風飲露,自由來去,是一方霸主,是山大王。

她是獨立的個體。

單身的時候,瀟灑山野,自由任性。

戀愛了,行李都不用收拾,跟著他就闖天涯去了。

無懼小三小四,從不擔心被欺負。

她喜歡這個男人時,把他捧在手心,他就是一個杯子。

不喜歡這個男人了,手一松他就是個渣——不對,食物。

吃個肉喝個血吸點陽氣,瀟灑找下一個。

就像林心如、舒淇……結婚是因為愛,她們的婚姻不是目的,無需靠結婚上位,無需靠結婚找飯票。

她找的是真正的靈魂伴侶,談得來,能玩到一塊兒去。

不會因為怕被拋棄就患得患失,這樣的愛情婚姻境界,不是有法術的妖精,不是有本事的女王,凡塵女子,幾個人能hold得住?

有本事的妖精,自能衝破禮法,管你什麼男女授受不親,管你什麼三從四德?

用不著哄人上床生個兒子,拴住對方,也不需要用青春肉體取悅金主,更不需要做性冷淡做端莊肅穆狀。

喜歡你就推門而入,愛著你就寬衣解帶, 靈魂不受約束,肉體也隨心所欲。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天性。

因為所有的結果,她都承受得了!

是春宵過後飄然而去,是跟你浪跡天涯,還是你一起白手起家,陪你相夫教子——無關利益權衡,也沒有委曲求全,全看我們感情深淺,心情好壞。

哪一個平凡女子,不想做這樣快意人生的妖精?

願每個姑娘,都能做一隻妖精:

永遠擁有二十的美貌,美目顧盼,萬事皆在掌控。

有一份天雷勾動地火的愛情。

有一處唯我獨尊的地盤。

床笫間有人咬著耳朵叫你小妖精。

職場上有厲害的手段,賺得出金山,打得了法海。

Hold住生活、事業和幸福!

來源:www.360doc.com
X
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