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都不願結婚了,男人卻還想娶個保姆

彦鑫蕊 2017-01-11 檢舉

從來沒有哪個時代,女人像今天這樣抗拒結婚。

單是這個星期,我已經在朋友圈看到幾篇彌漫恐婚情緒的文章,電影《愛瑪》裡那段經典臺詞——“ 因為我會成為一位富有的老姑娘,只有窮困潦倒的老姑娘,才會成為大家的笑柄。”幾乎成為了每一個單身姑娘的金句。

是的,自從賺的錢足夠交房租和買包包、修下水道和搬煤氣又可以上網找師傅、現代女性所需要的一切,似乎都能自給自足。既然一個人過得那麼好,何必平白找個人給氣受?女人們就這樣輕鬆地達成了共識。

可是,男人們在想什麼呢?

表姐最近被爸媽架著去相親。

對方是一個富二代,家裡經濟條件很不錯,有車有房有鋪面。這哥們還沒坐下,就擺出了高人一等的姿態:“我爸媽非要叫我來,女孩子嘛,追我的多的是,也不知道他們在急什麼?”

一番初步瞭解後,他開始講對結婚對象的要求,漂亮、溫柔、賢惠,最要緊的,是幫他打理好家裡的一切:“我爸媽上了年紀,希望能找個女孩子好好孝敬他們,我現在又在事業的上升期,工作比較忙,家裡的事就不要讓我操心”。

表姐說:“那我的事業呢?”

對方驚訝:“一個女人家,你還想在外面抛頭露面嗎?”

表姐哂笑。 他不知道,年僅二十八歲的表姐,已經拿著二十萬的年薪。她擁有去看世界的資本,又怎麼甘心把自己困在一間房子裡,跟家務和婆媳關係做纏鬥?

不好意思,我是來找伴侶,不是來應聘保姆的。”表姐奉送了一記白眼,轉身離開。

閨蜜的男友更好笑。

雙方交往了一年,準備把婚事提上日程。閨蜜是獨生女,家裡自然寶貝無比,老人家沒什麼要求,只求未來的丈夫對她好,過年過節多回來看看。

可是她的男友說:“嫁給我就是我家的人,過年過節當然得在我家。”可能是為了照顧閨蜜的感受吧,他又大發慈悲補上一句:“過年還是可以回娘家的,不過得等到年初七,我家親戚比較多,要幾天才能走完。”

接下來他又說:“我父母還沒退休,以後沒空帶孩子,孩子得你媽幫忙帶。”

你以為這就是高潮?不,不,隨後,男友誠懇地擺出了自己的底線:“其他什麼的都好說,但有一條,必須得生一個男孩。”

話到這裡,再談就膩了。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那一瞬間,閨蜜沒來由地想俏皮一把。

她想,提出這種買斷性的要求,男友家準備的禮金少說得三、五千萬吧,於是仰頭一問:“那你準備給多少禮金呢?”

什麼?還要禮金啊?你們家賣女兒嗎?”男友反問道。

呵呵。

未婚的都在觀望,已婚的呢?

同事曉雯最近正在辦理離婚,房子不要了,車子不要了,她只求儘快離開身邊那個男人。

結婚以來,丈夫每天都當甩手掌櫃,一下班就玩遊戲,把家庭事務一股腦丟給她。剛開始那兩年,曉雯尚且可以忍受,但孩子出生後,一切就變得忍無可忍。

她每天就像個陀螺,不停地轉動,這裡髒了、那裡灑了,丈夫通通不管,反倒要指責她不愛衛生。孩子一個勁地哭,丈夫近在跟前也不肯去哄,反倒指責正在廚房忙上忙下的妻子。

曉雯說,直到她提出離婚,丈夫還一臉懵逼,他實在不明白,從他爺爺的爺爺那輩開始,哪個大老爺們要幹家務,為什麼獨獨是自己的妻子這麼矯情,動不動就說自己得了什麼抑鬱症?

再打開新聞,每天都有數不清的“ 反婚姻公益廣告”—— 林丹出軌了,卻還大言不慚地回應“無所謂了,總會有人理解或者不理解你”;賺得遠不如老婆多的赫子銘,成天在家打遊戲不說,還要打電話去電臺吐槽妻子強勢;湘潭一位年輕媽媽的老公嫖娼又家暴,走投無路只能帶著兩個孩子自殺;網曝陳思誠與兩女在總統套房過夜……

誰不怕?

近期,出軌的明星一個接一個。

女性朋友都在朋友圈義憤填膺,可是評論裡,總有一些男性,用習以為常的口吻概括道:“ 男人嘛,出軌很正常啦!”

是啊,出軌很正常,逢場作戲是難免的,又有幾個不嫖娼,不會做家務怎麼了又不是出去鬼混,不就下班玩幾盤遊戲嗎,我媽上了年紀不容易,做點家務看把你矯情的,帶孩子這麼簡單的事怎麼你都不會……

不是不想結婚,而是不敢結婚。”身邊的一位女性朋友這麼跟我說。

是啊,誰會願意忍受著身材走樣的痛苦,生下一兒半女,一邊忍受公婆的無故指責,一邊忍受只會玩遊戲的巨嬰丈夫,在無窮無盡的家務和孩子的啼哭聲中,一天一天消耗最寶貴的年華?

但儘管形勢如此嚴峻,許多男人還沉浸在美夢中,希望妻子出得廳堂、入得廚房,在外辛苦工作,在家打理家務,像女超人一樣無所不能,還要溫柔體貼不發脾氣。

金星的《中國式相親》就是最好的例證,一群家長領著自己的巨嬰孩子,想挑選一個倒黴的姑娘,去伺候他們一家老小。

到底什麼時候,女性才能在婚姻中,獲得應有的平等和尊重?

到底什麼時候,男性才能在婚姻中,正視自己的責任和義務?

醒醒吧,大清早滅亡了!

X
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