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者都易怒....

彦鑫蕊 2017-01-09 檢舉

前些天,一個人跑來,說要談合作。

我看了看他的條件,和我的合作標準,相差太遠了,就婉拒了他。

他忽然間就怒了,說:“你有什麼了不起,不就是一個碼字工嗎?”後面接著一串髒話,我沒回罵,因為我僅存的生存智慧告訴我,不要和一個弱者吵架,再多的理智,也敵不過別人的胡攪蠻纏。

罵完以後,他把我拉黑了。這事兒當然不足以讓我生氣,只是讓我再次確認: 越弱的人,越容易動怒。

同時,也引發出一串謎之定律:

越窮的人,越仇富。

越差勁的人,越熱衷暴力。

越無能的男人,越喜歡打老婆孩子。

越空虛寂寞冷的人,越惱怒於別人秀恩愛。

《狂熱分子》中,幾乎整書都在重申一個觀點:越LOW的人,越容易投身於群體暴力,比如農民起義,土改等。

於我們自己,亦有類似的體會: 越困窘,火氣越大。越失敗,越不容忍。越不被尊重,越容易侮辱他人。

總而言之,全世界不同膚色、不同口音、不同姓名的弱者,都有著同一種行為style:熱衷攻擊。

為什麼會這樣?

這一點我自己深有體會。

當年我大齡未婚,在小縣城生活,成為一個著名的笑話。

我父親就戳著我鼻樑說:“你就是我們家的恥辱,你就是我們家的恥辱……”我母親呢,每天哀聲歎氣,覺得我這一輩子沒救了。甚至我的學生,也說:“我覺得你好傻!”更不用提其他的流言。

總而言之,在那個偏僻的小縣城,我就是一個著名的、活蹦亂跳的、一無是處的無能大LOW逼。

當全世界都不給予你認可,你欲求不滿,備受苛責,自然心理緊張,於是,會無意識地,啟動防禦機制,以維護心境平和。

要麼攻擊,對障礙物與障礙人,發出爆發性憤怒。

要麼逃避,躲進小樓成一統,管它春夏與秋冬。

所以,在那段時間,我和父母的關係,是史上最不好的,父親不包容,我也不相讓,烽火連三月,親情蕩然無存。

而對於周圍的同事,我基本視而不見,更不用說交談,在那裡呆了兩年,認識的老師不超過5個。一有時間,立刻回家。別人以為高傲,只是自己才知,那是不想面對的逃離。

多拉德和米勒在《挫折與攻擊性》裡,說:挫折一定會引起侵犯或者退縮。

歸根到底, 一切憤怒都不過是對自己無能的宣洩,一切逃離都不過是對矛盾的無可適從。

曾經有一個實驗,試驗挫折與攻擊的關係。

實驗人員讓被試者,先做一些字謎遊戲。

有些被試者覺得遊戲很難,很受挫,尤其是另一個人在整個實驗中,老是激怒或騷擾他們。

另一些被試者,沒被騷擾,也沒在任務中受挫。

遊戲結束後,被試者得到一個機會,給另一個進行創造性任務的人評分。

評分方式是對他進行電擊。

當然,這並沒有真正實施,電擊量只是對攻擊的測量。

實驗結果為:那些受過挫折的被試者,遠比那些沒受過挫折的被試者,給予這個人的電擊量要多。

也就是說,攻擊被遷移到一個無辜的人身上。也足以表明,挫折令人憤怒,憤怒導致攻擊。

這和那個著名的例子一樣:

被上司責備的先生回家後,因情緒不佳,就借題發揮罵了太太一頓,而做太太的莫名其妙挨了丈夫罵,心裡不愉快,剛好小孩在旁邊吵,就順手給了他一巴掌,兒子平白無故挨了巴掌,滿腔怒火地走開,正好遇上家中小黑狗向他走來,就順勢踢了小黑狗一腳……

你看, 所有的暴力都是有來源的,來源就是施暴者自己所受的暴力。

這就不難理解,為什麼微博上的噴子,大多又窮又土又LOW又無能,為什麼喜歡造謠的婦女,又傻又醜又失敗老公又出軌,為什麼打老婆的男人,又慫又裝又軟弱又無能……

所有的盛氣淩人,暗箭傷人,血口噴人,都是色厲內荏的假相,它的背後,都是施暴者不願承認的自卑。

明白了這些之後,當年我就告訴自己,這一生,萬不可活成逃亡之旅,或戰爭之途。要面對內心,睜大眼睛,看清真實的願望與恐懼。

哪些是願望,那就盡一切能力,去服務它。

哪些是恐懼,那就讓自己強大起來,掙脫它的束縛。

人生於世,總有諸多羈絆,外如事務,中如欲望,內如心結。於是盧梭才說,人生而自由,卻無往不在枷鎖之中。但真正的成長,就是擺脫局限,為自我的實現,掙得更大的可能。

所以,如果正在閱讀此文的你,也覺得自己易躁易怒,請停下來,好好想想,你的情緒化,歸根結底,是不是因為窮LOW弱慫遜?

如果是,先別道德審判,請積攢力量,慢慢地,朝著你的光,逐漸變得卓越強大, 如此,你才有可能逐漸擺脫杯弓蛇影、草木皆兵、風聲鶴唳、一觸即發的弱者心態,變成一個能愛的自由人。

X
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